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行业资讯 > “毒胶水”调查

“毒胶水”调查

日期:2014-3-18 14:47

问题胶水放倒皮鞋工人  多人股骨头坏死

继续2014年,3.15在行动。下面来关注伪劣胶水的话题。近来经常有消费者反映说,新买的皮鞋,一打开包装就会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,而且这种味道要很久才会消散,记者进行调查后发现,这些皮鞋普遍价格低廉,而这种刺鼻的味道其实就是来自粘合皮鞋的胶水,这种胶水往往含有多种有毒化学物质。这种气味,我们消费者都受不了,更别说那些天天在鞋厂工作的工人。这种“毒胶水”到底有多大的危害,我们首先来看一个“毒胶水”中毒者艰难的维权之路。

记者在湖南耒阳,见到了“毒胶水”的受害者梁坚。这个原本健康活泼的90后帅小伙,现在只能拄着双拐,忍住疼痛,艰难行走。两年前,在广州一家小鞋厂打工的他,由于接触有毒胶水后昏迷20多天,经抢救得了后遗症,股骨头坏死中晚期。尽管接受了保髋手术,但依然没有阻止股骨头继续塌陷,如果不做关节置换手术,等待梁坚的将是拐杖和轮椅。梁坚至今还记得两年前中毒时的情景。

毒胶水受害者梁坚:老板说有点不正常,把衣服当被子穿。还有说,吃饭吧,鼻涕流在饭里面,就是当时精神不正常了,2012年元月几号,他就让我到广东市第一人民医院那里照CT,CT就是说疑似中毒性脑病,然后医生建议我去广东市防治医院,当前就到广东市防治医院抽完血以后,就已经没有意识了,就已经昏迷了。

医院给梁坚开具了一份职业病诊断证明书,结论是“职业性急性重度1,2-二氯乙烷中毒”,医生说,他是不合格胶水中毒。而梁坚也不是唯一被毒胶水中毒的患者,那段时间,广州相继爆发出近40名与梁坚症状相同的患者,全是接触了毒胶水的打工者,很多人神志不清、双手颤抖。“毒胶水事件”的受害人中,4人最终不治身亡,包括梁坚在内的5名患者症状严重。两年过去了,后遗症仍在不断加重。除了欠医院十多万的医疗费,换关节置换手术一次还需要二十万。然而还没等出院,鞋厂老板在给了两万块后就逃之夭夭。两年来,梁坚一直往来湖南和广州,找老板维权。??号,记者跟随梁坚再次来到他曾经打工的地方,但是老板的电话根本打不通。

而在梁坚曾经工作过的皮鞋小作坊,里面依然还在生产皮鞋。

广州皮鞋作坊老板接受了记者的采访

记者:你好,我想问一下有没有一个叫刘小平的老板。

鞋厂老板:他早走了。

记者:走了,他什么时候走的。

鞋厂老板:前年就走了。

记者:这个厂不是他的鞋厂?

鞋厂老板:不是了,他早就走了

在毒胶水事件中,有后遗症的不只梁坚一人。他的病友陈锡隆自胶水中毒至今,一直住在医院里,也是股骨头坏死。目前医疗费用由广州白云区永平街道办负责。他的老板也跑了,股骨头坏死是一辈子的事,万一出院后情况恶化,谁再管他呢?陈锡隆很后悔当初去干了这个接触胶水的工作。

毒胶水受害者陈锡隆:当时没有这个意识,要是有的话,早就走了,早就不做了。

 

制鞋小作坊死灰复燃  现场气味刺鼻

我们也详细地查询了一下资料,2012年的那次“毒胶水”事件,广州共有38例患者发生疑似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,全部分布在白云区、荔湾区38家用人单位,其中36家为无牌无证私人小作坊。毒胶水一度销声匿迹,然而记者在调查后发现,两年过去了,眼下广州很多无牌无证私人小作坊生产环境依然恶劣,毒胶水开始死灰复燃。

记者跟随“毒胶水”受害者梁坚回到了广州市荔湾区桥中街河沙村,这里是广州做鞋小作坊最集中的区域之一。这个城中村的老房子,租给了各种各样的制鞋小作坊做车间,这些小作坊很多都无牌无证,环境简陋。梁坚曾经打工的工厂,就在这座单元楼的三楼,门口没有任何标志。梁坚告诉记者,胶水刺鼻的气味只能靠开窗来换气。

“毒胶水”受害者梁坚:(没有一个抽风的话,那怎么换气呢?)打开一扇窗户,两扇窗户换气的。如果没有换气的话,气味就很浓。(很难受?)对。

记者随后走进了这座单元楼,每一层都是一个制鞋作坊,里面工人在用手工加工皮鞋,在门口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。在三楼,梁坚曾经打工的地方,依然在生产廉价的皮鞋。梁坚原来在鞋厂的工作,叫“掹鞋”,就是给鞋定型,往鞋上抹胶水,工作中常常接触两种胶水,“黄胶”和“天拿水”。工人们依然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条件下呼吸和工作,但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刺激味道。唯一的改进是,毒胶水事件后,增加了两个电风扇。

鞋厂老板:(如果没有抽风的话,容易出事是吧)那肯定,在里面时间久了,肯定里面有一点点胶味。

鞋厂老板告诉记者,由于生产廉价皮鞋,出厂价低,必须控制成本。他们每天能生产四五十双鞋,要用几十斤的胶水。而胶水在做鞋的成本里占到了20%,一般达到国家标准的胶水要150多元一桶。他们只好在胶水上买便宜的货。

鞋厂老板:(像你这个胶水是多少钱一筒)就是几十块钱的那个。(这个胶水在哪能买的到?)这个都是在鞋材店去买的。

记者随后来到附近的四五个鞋材店里,都买到了价格很低的胶水。老板告诉记者,这种味道刺鼻的胶水查的严,不敢摆出来,而且有危险。

鞋材店老板:你买回去不要说是在这里买的 那些完全不负责

(怎么没有牌子啊)没有哪个正规牌子敢去做这个东西

毒胶水调查

广东胶水作坊大肆生产“毒胶水”  成本只有合格产品一半

鞋材店明知胶水有毒,还依然在销售。采访中我们了解到,胶水的毒性物质,主要来自融化橡胶的溶剂。有毒和非毒的胶水,关键就看用怎样的溶剂。那么,这些有毒的胶水来自哪里,他们又是如何被生产出来的,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。

记者来到了位于广东鹤山三连工业区的永达树脂,这个工厂除了一块很小的的标牌,没有任何的标志,显得十分低调。走进厂门,旁边堆满了回收来的旧胶水桶,上面锈迹斑斑。再往里走,就是一个仓库,工人们正在往简陋的胶水桶上贴不干胶。胶水旁边就是没有名字的化学桶。永达化工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这里的胶水有“国标”和“非标”两种,国标就是达到国家标准的胶水,要120元一桶,而非标的胶水,只要不到70元一桶。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的胶水肯定达不了标。

广东鹤山永达化工销售人员:(那个桶跟你这个东西有什么不一样)反正在里面加另外一种溶剂  反正不环保。我们都过不了。我们反正是对外(省)的

由于广东省安监、质检部门加大了检查力度,这些小作坊都非常警惕,对添加溶剂讳莫如深。记者往工厂后院走时,一条大狗就突然冲上来扑向记者。在赶走恶狗后,记者看到了生产胶水的车间,这里就是几个简陋的反应釜。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的胶水卖的很好,而且能够按照客户的需要进行定制。

广东鹤山永达化工销售人员:最便宜63,客户定了361桶,还有定了400多桶。都是装十多公斤。反正要便宜,便宜没有好货。你要100多的,我就做国标的给你,你要100左右的,我就给非标的给你。你要60、70的,我就给这个给你。

记者随后来到南海的英联树脂、腾力树脂,都是非常简陋的小作坊,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十分警惕。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正规溶剂型胶水里添加的溶剂是汽油,而这些小企业添加的却是国家命令禁止的二氯乙烷等剧毒化学品。而成本差距高达50%。

广东东方树脂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润强:主要那个原材料就是说像汽油,目前的市场价格是在八千多,如果不达标的,二氯乙烷这样的产品的话,它的采购价格只有4千多。

毒胶水调查

送检胶水超标15倍 环保胶水不敌毒胶水

我们看到,胶水小作坊为了暴利,不惜铤而走险添加有毒化学溶剂。根据《鞋和箱包用胶粘剂国家标准》规定,有害物限量中,苯含量低于每公斤5克、二氯甲烷等卤代烃低于每公斤50克。而我们的记者把小作坊用的胶水、市场上购买的胶水以及制胶小作坊里生产的胶水,都送到权威机构进行检测,所有胶水全部超标其中甲苯最高超标8倍,二氯甲烷最高超标15倍。继续来看记者调查。

在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,副院长刘移民告诉记者,这几年从被确诊的职业病来看,有机溶剂也就是毒胶水中毒已经占到总数的1/3。很多制鞋、箱包的工人即使没有出现急性中毒症状,依然会慢性中毒。

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副院长刘移民:如果得不到这种保护的话,它在这种环境地下工作,一段时间以后,一年两年之后,可能会有慢性损伤,贫血,再生障碍性贫血、白血病、血癌等等这种情况,

我们国家是制鞋大国,占全世界制鞋总量的60%,每年的用胶水量胶量在40万吨左右,其中85%都是挥发性有机物。挥发性有机物不仅对人身体造成直接伤害,对环境污染也非常大。挥发性有机物一方面会导致细粒子的产生,形成现在很普遍的灰霾;另一方面,也会导致近地面臭氧浓度增高,使得光化学烟雾污染更加严重。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其实目前已经有不含苯和二氯甲烷的水溶性胶水,也就是环保胶水,但推广难度很大,对设备要求也很高。

广东东方树脂总经理林润强:首先一点工人可能操作起来他觉得适用性习惯的问题,例如说他们这个胶跟油性胶就区别,然后他们可能更多的是计提的,一桶一桶来,按一双一双鞋,一个包一个包来计算的。这样刷起胶来慢,收入可能就会少,他们会有一些抵触。

不过记者也了解到,目前像耐克等品牌鞋已经90%采用水溶性胶。专家表示,若要推广环保胶水,需要国家强制标准。

胶水的受害梁坚在吃了一颗止痛药后,走进了广州市民政局。但由于他不是广州市户籍,得不到救济。毒胶水事件已经逐渐被人淡忘,不断还有年轻人到三无小作坊打工,使用有毒胶水。

毒胶水受害者梁坚:不要用这种无牌的胶水。我觉得政府也应该查处这些无牌的胶水,不让它们进入市场。(记者:这是对你们工友最大的伤害。)梁坚:对。

所属类别: 行业资讯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